福建泉州酒店坍塌被困逾69小时幸存者相信自己能活

泉州酒店坍塌最后一位幸存者:相信自己能活

在废墟中被困69个小时33分钟后,游绍峰被救援人员从废墟里拉出。在此之前,没有水、很少的空气、孤独感笼罩着他。

2月3日值乘K4131北京至阜阳,与确诊病例沈某某(编号0212—4)有密切接触史;

此外,安徽蚌埠19日确诊一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。该患者为铁路乘务员,病发前多次往返北京与蚌埠之间。具体信息为:

游绍峰:我怎样让自己撑得更久,猜想可能两三天才会被救出去,如果情况不妙得四五天,如果我保持体力撑五天的话,活下来的概率是最大的。

新京报:有足够的空间吗?

游绍峰:整个人躺在下面,房屋的钢结构离我脸大概只有10厘米。人在里面是没法蹲或者站,只能很艰难地翻身、趴着或者仰着,但又不能完全平躺。里面到处都是石块、钢片,还有一些电路管。但凡动一下的都有可能被划伤,手就是因为到处摸被划伤了。

游绍峰:有想过,如果我出去的话,一定想方设法开始准备娶我女朋友。先从见父母开始,之前一直都不敢去见,有压力,出来之后,我现在无所畏惧,人只要活着,所有东西都能等得到了。

1月26日值乘K148次(值乘均为12号车厢)阜阳至北京西;

游绍峰:我正在打游戏。我住的房间靠近马路一侧,酒店大楼向马路方向倒塌,因此被埋得很深。

当晚乘坐K1046(9号车厢)从阜阳返蚌,晚上11—12点步行到家;

“到处都是石块、钢片”

游绍峰:我是坐在那里的,两只脚是被石块压住了,又没穿鞋子,石块直接顶到里面,疼得想晕过去。因为人躬在那里很难受,后来我就很费力地用手去把脚上的石块搬开。把周边简单清理一下,然后躺下去睡了一觉。

我是最后一个幸存者,我之后被救出的9位都去世了。其中最后一位是前台小哥,他原本是在欣佳酒店隔离的,也已经隔离结束,他想着来泉州还没有工作,于是就在前台工作,他入职没多久,日常我叫外卖都是他给我送到门口,他真的很不幸。

2月2日值乘K4132阜阳至北京;

新京报:会不会很慌乱?

游绍峰:现在身体情况挺好的,就是一些皮外伤,胸部有一点儿受损,需要卧床一段时间。

游绍峰:开始我以为他们发现我了,但他们走开了。走开之后我又睡了一觉,大概四五个小时,消防员又回来了,这一次我就很激动,于是能喊多大声就喊多大声,能敲多大声就敲多大声,直到消防员拿着喇叭往下喊,有没有人,听到的话就敲两下什么的,那时候我们才真正沟通上了。

游绍峰:感觉特别幸运,也有一点儿生气,为什么这种酒店能被当作隔离点,为什么这种房子能被当酒店。

他们被救出去后的欢呼声我都听得到。消防员问一位女士能看到光吗?能自己动吗?女士说能。

感觉自己醒了但又好像是在梦中,反反复复知道真的醒了,感觉还有点恍惚。

2月10日患者出现发热,自服药物后退热;

记者来到合肥滨湖办公服务区附近的平安金服办公楼。楼门口已拉起警戒线。上锁的玻璃门上贴着的一张提示写着:为了做好疫情防控,平安金服暂停办公。落款为平安金服合肥分公司。旁边还张贴着一张落款为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的《新冠肺炎防控集中隔离点警方提示》。

1月27日乘坐K8484(9号车厢)回蚌,步行回家;

游绍峰:周边每一个人被救走,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,知道是谁谁被救走了。

2月4日到10日在家中未外出;

游绍峰:我曾经梦到过死亡,梦中脑子里有个声音说,“你好像已经死了呀,从你摔下来那一刻就已经死了。你搬石头,躺在下面喊救命,都是想象出来的。”

我在里面撒第二泡尿的时候,感觉应该利用一下。我人躺在床边,便用石块割下一块床单,然后用床单浸湿尿液,将其放在口鼻旁边去闻,以增加一点儿空气的湿度缓解口渴。当时也曾挣扎,要不要把尿液喝了,又想到之前看到一些视频,说尿液不能喝,可能会导致脱水。

“如果出去,一定想方设法娶我女朋友”

游绍峰:消防员发现我时,他开了个洞,递进来一瓶矿泉水,瓶盖都没拧完,我就塞进嘴巴,能流出来一点儿,当时还没马上吞下去,在嘴巴里面过了一下,感受一下,然后才吞下去。

新京报:设想过会待多长时间?

24岁的游绍峰来自浙江温州,事发前在泉州工作。年后返工,就在欣佳酒店隔离。3月7日晚,泉州欣佳酒店发生坍塌事故,共造成29人遇难。

新京报:现在身体怎么样?

新京报:消防员开了一个口,自己爬出来的?

新京报:怎么看待自己的获救?

加尼还说:“释放塔利班囚犯属于阿富汗政府而非美国政府的职权范围,我们与美方在这一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。”

谢某某,男,56岁,现居蚌埠市龙子湖区东风街道瑞泰心里城4栋,铁路乘务员。

新京报:然后突然被困?

新京报:是不是坚信自己也能获救?

游绍峰:没怎么感觉到饿,主要是口渴,口渴太要命了。那种感觉就是做梦,在梦里到处喝水,但是怎么都喝不到,怎么喝都喝不够。满脑子想的是可乐、雪碧等各种饮料,甚至到了只要是液体,我都能喝下那种感觉。我找了很多次水,但一直没找到,最后反而更渴了。

据此,天津市消费者协会提示广大消费者注意,要选择资质齐全、渠道规范、信誉度高的商家。对个人发起的网上销售活动,如小区微信群、公众号等,要慎重参与。如果购买的话一定要查看其有效联系地址、联系电话、电子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等信息。

2月1日值乘K5613阜阳至杭州;

此外,在疫情期间,口罩、酒精等防疫用品成为紧俏商品,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,一些假冒伪劣产品随之出现。在选购此类商品时,应通过正规渠道购买,购买时注意查看品牌信息、标识标签、使用说明、有效期限等关键信息,并保存好相关购物凭证。

游绍峰:我出来之后他们才告诉我说,外面曾下雨的,我才反应过来,难怪后来嘴巴没有那么渴。

新京报记者 倪兆中 许研敏 李相蓉

游绍峰:没有。我本身就是做安全的,公司也培训过也参加过各种演练,包括地震应急演练,火灾应急演练,既然已经受困,就没必要恐惧了。

新京报:能感觉到其他人获救?

新京报:事发时你在干什么?

想到上学时老师教我们,感到口渴又没带水,就用舌头顶住上颚,口水就会自动分泌,可以缓解一点儿口渴。

新京报:救援人员什么时候发现你?

2月2日值乘K5614杭州至阜阳;

游绍峰:是的,当时出来时,还能走动。我看见光亮了,消防员把我公主抱举起来,然后抬出去。他们告诉我,我被埋了69个小时33分钟。

“我曾经梦到过死亡”

2月11日下午到单位,当晚再次发热,戴口罩步行到蚌医一附院发热门诊就诊,120专车当晚转运至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,目前病情平稳。(总台央视记者 王宁)

游绍峰,是此次事故中被救出的最后一名幸存者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出去要做什么?

2月1日值乘K147次北京西至阜阳;

2月29日,美国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的代表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,美国承诺在135天内将驻阿美军规模从1.3万人减少到8600人,如果塔利班严格履行协议条款,美军将在14个月内完全撤出阿富汗。塔利班官员透露,协议还要求美国与有关方面合作,制定交换战俘和释放所关押人员的计划。

新京报:什么时候喝上第一口水?

游绍峰:周围完全是黑的,什么都看不到。在里面感觉到比较冷,或者说上面救援人员的动作比较轻,我就猜想那个时候可能是晚上了。

因疫情原因,全国物流压力增大、运力紧张,寄送时间较往常均有延迟。网上购买商品时,消费者务必要向商家询问物流相关信息,并尽量减少购买非必需品。如遇发货不及时、送达延迟等情况,要加强沟通,相互理解,共克时艰。

新京报:会感觉到饿?

1月27—30日居家,1月31日乘坐K8415(7号或8号车厢)到合肥,当日乘K8554到阜阳(2号车厢),值乘K148次阜阳至北京西;

1月27日值乘K147次北京西至阜阳;

新京报:怎么解决饮水问题?

新京报:人是什么状态?